什么叫撸管男_撸管专用动态图gif_人人撸狠狠碰_怎样撸管更爽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doubleyoung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三卷:第三章 再度春宵

时间:2018-02-08 阿雪这个傻妞的心思单纯,她脑里在想些什么东西,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猜个大概,百发百中。
  打从大殿回来后,她的脸色就一直很坏,失魂落魄的模样,一双妙目不停地朝我这边张望,流露着期待的眼神,却又总在我回头询问时欲言又止。这样一来,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她的意图了。
  「我说宝贝徒弟啊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是不是要我帮你去救那只豹子啊?」我从水壶里倒了杯水,递给了看来心神不宁的阿雪。
  「师……师父,为什么你会知道?」阿雪瞪大眼睛,活像看到什么神仙似的凝视着我,跟着在我的示意下,将那杯水喝个乾净,让心神镇定下来。
  「不用露出这种表情,我也不想知道啊,你这笨狐狸总是给我惹麻烦,我每次多知道一件事,就多了一件麻烦。」我歎气道:「真是不知道上辈子作错了什么,人家都说,狐族女子古灵精怪,是最狡猾多智的美人,可怎么我就偏偏遇到一头蠢成这样的笨狐狸?」
  天河雪琼名列四大天女之一,又是神殿精心栽培的继承圣女,心智、法力均属上乘,现在会变成这副任人摆布的白癡德性,如果不是落到白淑卿那妖妇手里时给弄傻了,就是当初水火魔蛟的毒素入脑,创伤了脑部。
  「人家……人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那么呆呆的……」被我一说,阿雪露出了沮丧的表情,但随即又抬起了脸,很认真地说道:「师父,那头豹豹真的是好可怜喔,不但身上那么多伤,而且还被好多人在……在……总之它真的是好惨,师父,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……」
  「绝对不应该。那头豹子是人家抓到的,就是人家的东西,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干涉?再说这里不是阿里布达,是南蛮,是人家的地头,你没看到外头那批兽人个个虎背熊腰……呃,还真的是虎背熊腰,不是形容词。反正你想一想,以这里的戒备森严,我们根本没机会动手,就算成功把那头母豹子给救出来,给这么几千几百个兽人在后头追杀,我们哪里有生路?」
  再倒了杯水递过去,我摇头道:「主持正义也得看地方,别的不讲,刚刚那些兽魔你看到没有?动起手来几下功夫就把我们炸成碎片,这种仗也打得下去吗?」
  连续几句声色俱厉的话语,说得阿雪抬不起头来,只有默默地小口小口喝着水,不敢作声。
  当然,豹子我是一定要搞到手的,不然没东西向国王交差,难道真要我一辈子流落南蛮?不过在动手之前,总要设法多捞一点东西回本,阿雪这丫头脑袋简单,却另有一样好处,就是答应过的话绝对不反悔,而在交易之前先把货物批评得一文不值,这是举世通用的杀价手法。
  我的杀价功夫自是不错,一番话直说得阿雪垂下头,眼角含泪,低声道:「那……那豹豹就没有得救了……」
  「那倒也不是啦。」
  「真、真的吗?师父你有办法把豹豹救出来吗?」
  「方法不是没有,但是要满足一个条件,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,不然平白无故,我才不替你冒这个险,你以为英雄都是整天没事干,随时準备救人牺牲的吗?」
  在阿雪千肯万肯的期盼眼神中,我开出了条件。
  「还记得我当初吩咐过你,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作一次的弟子义务吗?」
  「嗯,记得,师父你要我每天早晚用嘴巴和胸部帮你做一次健康操,顺便解决早餐和宵夜问题,这一年来我们都是这样做的,有什么要改进的地方吗?」
  「你确实做得很好,不过已经过了一年,现在我希望更进一步。」眼光顺着阿雪柔滑的背部曲线瞄下去,看着她丰满圆翘的雪臀,我暗自吞了口馋沫,道:「救出那头豹子之后……不对,等到我们完成这样工作之后,无论成功与否,这次我就要……」
  阿雪还不算笨得无可救药,听见我语气有异,她顺着我的目光一看,登时惊醒,像是听见什么很可怕的事物一样,两手往后摀住小翘臀,踉跄往后退去,头摇得像是波浪鼓一般。
  「不、不行的,我们是师徒,怎么可以……怎么可以做那种事?绝对不可以的。」
  受到守宫圣咒的保护,我始终动不了阿雪的童贞,即使有办法强行插入,也会受到诅咒报复,很划不来。饶是如此,我仍然没有放弃把这美丽小狐女弄到床上去。当日孤岛之上肛奸女神官的滋味,令人回味无穷,如果能重温一次,倒也是非常理想。
  可惜,也不知道当初白淑卿那妖妇是怎么调教的,根据阿雪的观念,口交是一种进食的方法,不在交合範围之内,也因此,这一年来每当我被她的香滑小嘴弄得慾火高昇,想要更进一步时,总被她坚持拒绝,更说什么我们既然是师徒,就不可以超过这个分际。
  真正见鬼,天底下有哪个正常师徒之间,徒弟会每天早上帮师父口交的?如果不是为了把你弄上床去,我又何必收你这笨徒弟入门?
  无奈,这丫头一身神力,什么绳索铁炼都束缚不住,闹僵起来,我还真不是她对手,所以一年来只有暗自恼恨,今晚以为逮到机会,怎知道怎样要求,她仍是不肯点头,恼火之下,我随手拿起桌上茶壶,就扔到窗外去。
  「师父,你别生气嘛,可是……可是这件事情人家真的没办法答应嘛!」阿雪小声道:「我、我不可以陪你做这种事的,而且……那样做,屁股一定会很痛的。」
  看她捂着雪臀,满面惊惶的样子,确实是很可爱,但就是这股娇憨模样,让我更是心痒难耐。左思右想,最后还是用「想要救那头豹子,你却连一点东西都不肯牺牲,这简直是种伪善」的理由,让她满面通红,很为难地点了点头。
  「还好你答应了,不然事情就真的很难办了。」终于说服小阿雪点头,我安心地舒了口气。
  「为、为什么会很难办?」阿雪茫然不解,正要发问,外头却传来了吵杂声音,推窗一看,赫然惊见几十条狗儿聚集在外头,急切地争趴在彼此背上,仓促间也不辨公母,激烈地做着那不堪入目的事情。
  「师父,它们为什么会这样啊?」
  「喔,我想是因为家教不好吧,调教这些警戒犬的驯师一定没有训练他们别乱吃东西,所以就变成这样了。」
  「为什么乱吃东西就会变成这样?」
  「大概是喝到了我刚刚扔出去的那壶水吧,里头加了我照书调配的极乐合欢散,如果法米特没有骗人,那么有这种效果就很正常。」
  「什么?那些水里头有极乐合欢散?」骤听见这惊人消息,阿雪的一双狐耳整个竖了起来,「那我喝了那两杯水……」
  「所以我才说好办啊,因为这样子一来,我今晚就不必霸王硬上弓了。」我耸耸肩,道:「真奇怪,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?难道法米特真的骗人?」
  不愧是我的乖乖徒儿,阿雪应声倒了下去,没几下功夫,就两颊酡红,轻声地呻吟起来,让我证实,淫术魔法书上头记载的春药配方,果然没有骗人。
  距离理想行动时间,还有一个时辰左右,我轻鬆自在地为我美丽的小狐女徒儿褪去衣衫,而不待我的手指触及,浑身火烫的阿雪,已经等不及地动作起来。
  真是的,早知道这样有效,一年前我就该这么做了。
  解去衣衫之后,一具水嫩嫩的动人肉体,裸裎在我面前。
  在药物的催情效果下,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淫靡香气;半碗形的37G巨乳,鼓鼓地在她仰躺的胸脯上晃动着,浑圆但又纤细的腰肢,白嫩而又平坦的小腹,都是让我爱不忍释的美丽艺术品。
  「嗯……师父……不要……饶过小阿雪吧……」已经渐渐迷失了神智,阿雪发出一连串模糊的呓语。
  我将她放平在床上,翻转过身来,对着眼前景象哑然失笑。
  虽然已经神智不清,但阿雪仍固执地用手捂着屁股,不让我进一步侵犯,就连那一节可爱的狐狸尾巴,都在晶莹雪臀上来回扫移,做着最后的抵抗,但下方的牝户却不争气地淌流出蜜汁来。
  以淫术魔法书中记载的秘法,我用魔法把阿雪的肛菊清洗乾净,在确认无误之后,欣赏着她那圆弧形状极为姣好、光洁挺翘的小屁股。
  「都已经这样子了,还不肯放弃吗?被师父玩一次会怎么样吗?想开一点,徒弟本来就是被师父玩的嘛!」
  在阿雪还没时间反应过来时,我已经开始舔起她在阴户上方的屁股沟。
  「唔……不行……那儿不行呀……啊……师父……」阿雪无助地吶喊着,但说也奇怪,她居然还是从那儿获得了极大的快感。
  「阿雪……你的屁眼一张一闭的……很舒服吧……」
  我在底下悄悄说着淫邪的话,舌头仍在她双丘的股间蠕动。
  「啊……」
  听到这样的话,让阿雪更加感到难为情了。
  「好美的菊花啊……实在太漂亮了!」我这么说完之后,伸嘴吸住阿雪像花朵一样的肛门。
  「啊……」
  对于敏感的肛门被吸吮,阿雪只能发出甜美的哼声,同时她的全身开始颤抖,本能地将屁股压在我的嘴唇上,虽然觉得很不妥当,但我想她就是压不住那种甜美的感觉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停下来……啊……」
  在快感的催化下,阿雪有点儿忘了自己的处境。
  「怎么样?这样是不是很过瘾啊?」我用开心的语气说着,继续伸出舌头,插入阿雪如同菊花般妖艳的洞里。
  「啊啊……停……唔……」阿雪因为亢奋的关係,无法忍受地发出甜美的哼声。
  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阿雪不顾一切地从唇间吐出娇柔的声音。儘管她内心清楚自己现在的这种样子是多么羞耻,但眼前却已连抗拒的力量都没有了。
  「啊……我……这样实在太髒了……」
  对于自己的身体能从肛门获得敏感反应的现象,她想必感到非常厌恶吧,只是,虽然从未享受过菊尻所带来的快感,但现在的她却已经迅速沉醉在那样的刺激里头了。
  「哇……这么湿了……」
  在灯光的照耀下,我看见阿雪整个股缝间都沾满了我留下的唾液和象徵性感的淫蜜。同时那种妖媚的成熟气息,更加散发出诱人的光芒。
  「嗯……唔……」
  阿雪不住吐出呻吟,由于太过舒服了,她不禁使劲将双腿张开,好让我的舌尖可以更加深入。
  「呵呵……已经变成这样了……」
  当菊蕾清楚露出来时,我看到阿雪的屁眼在舌头的刺激下,已经兴奋得微微颤抖了。
  「唔……啊……」
  强烈的刺激,阿雪吐出含糊的呻吟,不自觉地将自己的屁股往我舌头上靠去,这么一来,我便顺势让舌头更能深入进去按摩到她那可爱的屁眼。
  「喔……啊……」
  阿雪隐约发出满足的歎息,雪白的屁股配合着我的舌头,不时扭动着,当柔软的屁眼被我又硬又湿的舌头微微插入时,她稍微缩紧地抗拒了一下。
  但没过多久,她便从那儿获得了强烈的快感,将雪白且毫无赘肉的大腿张得更开,好让我可以探索那神秘的小穴。
  (啊……好紧啊……)
  就在舌头进入菊蕾时,我觉得自己的舌头被直肠壁夹了一下,心中一喜,继续在阿雪诱人的小屁眼中,用湿润的舌头不断插入抽出。
  「啊……棒……喔……」
  阿雪满足的呻吟越来越大,显然非常的满足。
  「啊……还……要……喔……」
  阿雪微张的小口不断吐出呻吟,说着连她自己也听不清楚的呢喃软语,受到这样子欢欣的鼓舞,我紧紧抓着了她两片丰圆而又美丽的屁股,跟着手上施力,尽量地扒开阿雪的臀肉。
  这么一来,我的舌头得以在阿雪的屁眼里越来越快地抽插,同时也能够越来越深入。
  「唔……」
  到了这个时候,我的嘴唇根本已经完全贴在阿雪的屁眼上,不断在里头抽插着,疯狂地摩擦着她脆弱的直肠壁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」
  虽然眼睛看不到,但阿雪可以感受出自己流到我下巴和脖子上的淫蜜越来越多。
  「哦……棒……啊……」
  伴随着快感一次比一次强烈,阿雪的屁股越坐越低,促使我的舌头也越插越深。
  「啊啊……噢……」
  由于太过舒服了,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阿雪的一双白皙大腿不自主地颤动着,却也就在这个时候,我猛地将舌头拔离了柔嫩肛门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突然失去刺激的阿雪,禁不住地叫了出来,为着直肠里的空虚,低吟不已。
  「感觉很不舒服吗……现在知道这里的好处了吧……不过别担心,因为好玩的马上就要来了……」
  确认润滑效果已经足够,意乱神迷的阿雪一时不会反抗之后,我得意地一笑,调整好位置,托着那浑圆白嫩的屁股,将翘起的肉茎,直抵在阿雪的柔嫩菊蕾上。
  「啊……快……快来……」
  还搞不清楚自己已将面临险境,阿雪迷迷糊糊地呻吟着,主动把屁股向下移动。
  「傻丫头,要被人干屁股了,还这么开心。已经是第二次了,这次是你自己求我来干的喔!」
  火热的龟头紧贴着菊屄,慢慢地挺刺了进去,感觉到那彷彿是婴儿一般的细緻肌理,令人惊歎。幸亏是已经做过足够润滑,要不然一下子闯将进去,真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伤害。
  「啊!啊啊~~~」
  当屁眼再次被撑开时,阿雪发出像动物般的哀鸣声,同时疯狂地扭动身体,一头秀髮随之飞舞。
  「唔……啊……」
  「阿雪,真是幸好你没给黑龙会抓去卖……被人搞屁眼都可以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快感,去当妓女一定整天接客接到腿软!」
  想起上趟肛奸天河雪琼的画面,我兴奋起来,忍不住说着这些污辱言词。
  「啊……喔……」
  房里迴荡着阿雪的哀鸣声,虽然药物催情的效果仍在,但是柔软屁眼再次被硬物挤入,那份痛楚与屈辱,却是让她不住地发出轻泣,若非事先润滑效果做得足够,现在说不定大声哭出来了。
  不想把她弄得太伤,我从衣袋中又取出一包极乐合欢散,趁着她开口嚷痛的时候,直接倒了下去,遇水即融,顷刻就化得无影无蹤。
  两包极乐合欢散加在一起,效果绝对不只是加倍,阿雪浑然感受不到下身的痛楚,耳中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,那种如遭烈火焚噬的难受感觉,几乎使她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快要散开,只顾发出欢喜的呻吟,扭动着变成绯红色的艳丽胴体,挺起圆翘屁股,寻求着慰藉。
  「唔……好舒服……快点啊……师父……」
  阿雪畅快地喘息着,开始很积极地反应,在极度痛快的情况下,她大力摇摆纤腰,配合着我在肛门里抽插的动作。
  「啊……还要……快一点……」
  阿雪忘情地扭动身体迎合,形状完美的胸部随着插入的动作晃动着。见到那双无比傲人的圆硕巨乳,我得意地伸出手,尽情揉捏弹力十足的乳房。
  「阿雪!师父操得你很爽吧……知不知道,你现在的表情就叫做浪……来……。师父要再狠狠的操你了……你浪吧……儘管大声的叫……」
  阿雪柔软的娇躯,被我抱得更紧,肉茎一下下重重顶在火热直肠里,两具激烈挺动的肉体,不住发出「啪!啪!啪」的声响。
  我干她干得越凶,她的雪白屁股就摇得越厉害,大腿分得开开的,好方便我的肉茎越益深入,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!
  「啊……」
  面对阿雪如此淫靡的强烈反应,我终于在她的扭腰抖臀下,到达射精的高潮,死死地抓住她的雪臀,努力地分开肥厚的臀肉,将肉茎全根沉了进去,紧接着我便爆发了。
  霎时,白浊精液从龟头前端的马口猛地喷射出来,直洩入阿雪的直肠深处。
  「呀……啊……」
  到达肛门的高潮后,阿雪的美唇中吐出娇喘,不仅是全身痉挛,甚至还从阴道里洩出大量的淫蜜。
  「啊……师父……阿雪……阿雪……」
  高潮冲击,可爱的小狐女变得口齿不清。看着阿雪的口水,由失神的嘴角边流下,紧皱着眉头,樱唇微张,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,一副陶醉的模样,我胸口又是一阵火热冲动,把还未崩溃的肉茎,紧紧地顶住阿雪美臀,在她直肠内一跳一跳地射出了第二次的精液。